Posted on

没想到你竟如此的小

简直是一条软体的虫子

当我伸出偌大的双手

却不知如何抱你

你第一次见我

就面似老人,就满脸皱纹

你究竟走了多长的时间多少的路

才从生命的源头

跌进我的手中

是啊,你究竟走了多长的时间多少的路

才从生命的源头

跌进了我的手中

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呢

我也不明白你的咿呀呀

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俩的交流

要不你笑什么呢

要不我笑什么

我对着你说话

我对着你唱歌

我对着你变成一条小狗

欢喜得像是一个傻瓜